搜索
热搜: 登山 露营 旅游
查看: 477|回复: 1

[户外事故] 女“驴友”天山探险魂断木扎特河,谁该为她的死“埋单”?

[复制链接]

32

主题

71

帖子

10

精华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积分
714
性别
保密
注册时间
2018-3-24
最后登录
2019-8-18
在线时间
62 小时
发表于 2018-9-11 15:5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fed666d0eca44966b0a057fa43ad1656_th.jpeg
      铁镐(网名)是一位自助式户外运动的爱好者,由于长期参与户外运动,铁镐结识了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也逐渐成了一名受“驴友”们信任和赏识的领队。为了能与“驴友”们更好的交流,2004年,铁镐特意开办了一家网站,为驴友们提供一个沟通的平台。


  随着户外运动经验的积累,短距离的徒步旅行已经不能满足铁镐的要求,在搜寻旅行地时,夏特古道进入了铁镐的视线。


  夏特古道北起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的昭苏县的夏特牧场,南至阿克苏地区温宿县的破城子,它沟通天山南北,全长120公里,是伊犁通南疆的捷径,也是丝绸之路上最为险峻的一条著名古隘道。


  虽然从网上看到有不少探险家都在穿越夏特古道的时候丧生,但铁镐还是想亲自去看一看。2010年1月11日,铁镐在自己的网站上发出了“天山夏特古道徒步穿越” 的帖子,打算组织10位有兴趣的朋友结伴而行。铁镐在帖子中介绍说,夏特古道是聚考古和探险为一体的高危的徒步探险线路,穿越途中,支离破碎的木扎特的冰川,冰缝、冰河,以及汹涌的南木扎尔特河都会给探险者构成极大的威胁。要网友们慎重报名。


  最终,铁镐在网站上确认此次活动的队员为千鸟、胡杨林、青城(以上均为网名)等10人,其中,千鸟还带了自己的女友颜小新一起参加探险。


  5月29日上午10点,按照事先商讨好的计划,铁镐等几名队员在北京西站集合。之后,他们搭乘北京西开往乌鲁木齐T69次列车到新疆实施穿越计划。


  到达乌鲁木齐的第一个晚上,铁镐和“驴友”们在赛里木湖旁扎寨安营,之后途经伊宁、特克斯、昭苏、夏塔直至夏特温泉,一路上异域风情的景观和当地的特色美食,让铁镐和朋友们大呼惊喜,玩的尽情尽兴。


  6月8日,上午8点,铁镐一队人从木扎特河沿西岸出发,清澈的河水仅到小腿处,水里五颜六色的石头都能看的很清楚;稍稍冷冽的空气,干净的让人心旷神怡;远处晶莹剔透的冰山,比国外大片里的景象还要壮观。铁镐和队友们一边欣赏美景,一边前行,大约行至铁架子地带,铁镐和队员们被横在面前的河流阻断了前行的路。之前已经顺利过了好几条木扎特河的小支流,这次的河面较宽,但水并不深,水位大概到膝盖处,但水温很低,只有十几度,在征求其他人的意见后,铁镐和朋友们决定过河。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绳子,铁镐、青城,mimimimi、小新、千鸟、胡杨林依次过河。虽然水面很平静,但过河的人都不敢掉以轻心,不断提醒队友们要小心脚下。就在拒绝对岸近两米的地方,铁镐感觉脚下似乎有暗流在涌动,立刻警惕地提醒队友们:“脚下有暗流,大家镇静,不要看水面,目视前方,快速过河!”正说着,走在后面的小新大叫自己有些站不稳。没等其他人反应,突然间水面急速升高,冰冷的河水一下子冲向了快要达到对岸的一对人,6人都被河水冲倒。铁镐爬山岸后马上救助其他队友,但青城已经没了呼吸,落水点较远的小新也被河水冲走,不见踪影。


  其他死里逃生的队员们心有余悸,沿河岸找了小新两天,依旧没有任何消息。无奈下,铁镐一行人把青城埋在了标记好的地方,再决定找救援队寻找小新。


  大家也曾想过要求助警方,还辗转找了熟人希望警方能帮忙寻找失踪的小新,但最终也没能顺利报警。于是通知家属成了目前大家的首要任务。因千鸟和小新是恋人关系,铁镐和千鸟作了分工,由千鸟联系小新远在四川的家属,自己则负责联系青城在石家庄的家属。


  在得知自己的宝贝女儿在户外旅行时遇难,小新的父母哀伤的难以控制,责骂了千鸟的同时,连夜飞到了北京,要求与铁镐见面。他们认为,铁镐作为领队,对女儿的遇难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当时铁镐正在石家庄处理青城的事情,无法分身,表示之后再做处理。小新的父母以为铁镐逃避责任,对小新的死以涉嫌谋杀报了警。最终,经过警方调查,对小新和青城的死作出了意外死亡的结论。


  两位已故队员的后事还在处理,侥幸捡回一条命的其他八个人也并不好过,一方面备受惊险,一方面也在心里苛责自己没能救出青城和小新。为了安抚死者家属,也为了让自己的心灵得到些许救赎,铁镐和其他队友在铁镐网上了为去世的青城和小新举行了募捐,共筹集了善款4万余元,全数交给了死者的家属,铁镐还负担了死者家属处理此事的全部差旅费,共计8万余元。


  小新的父母认为,铁镐作为这次活动的组织者,活动之前未做好充分准备工作、未能充分预见活动的强度和危险性、活动中领导组织不力,并且在发生事故后未及时报警,最终导致彦小新死亡的严重后果,因此要求铁镐赔偿损失,但铁镐认为自己作为领队已经仁至义尽,拒绝了小新父母的要求。故将铁镐起诉至密云法院索要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等共计628485.5元。


  庭审中,铁镐辩称,其在活动帖中,多出强调此次活动具有极大的风险性(其中特别强调了木扎尔特河的风险),并明确告知了参加者要责任自负(包括安全事故),事发后,其与其他队友已经尽到了合理注意和救助的义务;此外,小新并非此次活动的网上报名人员,而是跟随其男友(另一名队员)去的,因此,铁镐不同意小新父母的诉讼请求。


  最终,法院采纳了铁镐的答辩意见,认为小新作为具有完全行为能力的民事主体完全可以根据自身的身体条件和经验,对是否参加被告召集的2010年六一节天山夏特古道徒步穿越活动可能存在的风险作出判断和选择。被告在铁镐户外网站上发贴召集此次活动参加者时已经对此次活动的风险进行了提示,在活动中组织购买了绳子等必要的安全救助工具,在渡河遇险时对其他落水队员进行施救等,且并没有证据表明被告召集组织此次活动是以盈利为目的,且铁镐在召集组织此次活动中已经尽到了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对小新之死并没有主观过错,小新之死系以外事件导致,因此,铁镐对小新的死并没有责任。故判决驳回了小新父母的诉讼请求。
   
       记者调查了解到,由于网络组织的活动本身有其不确定性,加之探险旅游又存在相当大的危险隐患,很多刚刚开始玩“户外论坛”的“新驴”们在感叹帖子中美景的同时,忽略了徒步活动存在的危险性,从而草率报名,这是对自己极大的不负责任。

  北京汇佳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北京市律师协会消费者权益保护专业委员会主任邱宝昌说,这种活动不同于旅行社等正式机构组织的活动。这种野外探险都存在一定风险,参加者在参加活动之前就要有这种风险意识。如果召集人存在过错,例如在召集过程中有虚假描述、虚假承诺,或以盈利为目的等,这样就需要承担责任,否则目前法律没有召集人要承担责任的法律依据,一般都是风险自担。

  邱宝昌表示,以前曾有过召集野外探险发生事故,法院最后判召集人承担责任的案例,后来《侵权责任法》出台之后,类似的案件就没有出现判罚召集人的情况。

  同时,邱宝昌说,虽然目前没有法律规定强制要求召集人赔偿,但法院可以判召集人或者团队成员对受害人家属进行一些合理补偿。


+1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41

帖子

0

精华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积分
134
性别
保密
注册时间
2019-1-5
最后登录
2019-8-22
在线时间
7 小时
发表于 2019-1-5 12:26:38 | 显示全部楼层
警示一次又一次,希望灾难在减少!
+1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